弈。

垃圾一个。

迷上了这对。
刚看第二季时真的一下就戳中我
真的甜死人!我并不认为你们只是好兄弟( ͡° ͜ʖ ͡°)✧

发此动态提醒自己还欠了一篇文。

她是我见过最善良最美丽大方动人的神仙!可爱极了!文风是我最喜欢的类型,第一次接触当然也是在王者圈里。慢慢聊天后也觉得这位太太有趣又可爱!很亲近人的er!超超超喜欢她!借此机会表白 @谢肴 !爱她一辈子!当一辈子小迷妹我也心甘情愿!而且颜值也超高!!!打王者也特厉害!很多技巧都是在她哪里学的。
她真的好到我无法用词语形容。

信云【梅醉】

不行了不行了对不起帅肴,我这个垃圾写文两星期也搞不定。那就 @那么可爱呢 一下?
各位别嫌弃,小学生文笔,有建议请不要拘束。
信17岁 a 梅花 代号梅,云16岁 o 青草 代号云。信组织Cheetah,云组织Eagle。韩安私设兄妹。

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是夜
沙沙的树叶声在森林里显得孤寂,但此刻却是少了那份安静。
棕发少年在缝隙狭窄的树中穿梭着,蓝色的抹额丝带随风飘荡,一袭黑衣的他看起来只有十五十六的样子。破破烂烂的衣服不忍直视,鲜血汨汨地涌出,流遍他全身。当然,除此这外露出的还有那雪白的肌肤。
“嗖”
一声音响,一枚银针呼啸着袭来。他并没有来得及闪躲,淬了毒的银针刺中了他的胸口。针触碰到的皮肤迅速溃烂,周边的皮肤变得青紫起来,就连他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不清。
“这就结束了?”少年痴笑着,抬头寻思着看看碧蓝的苍穹,可看到的只有茂密的绿叶及一抹红,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梅花香。
等等,红色?少年以为有了希望,他嗅着梅花香。
他想睁大眼睛看看那是什么,无用。毒素发作,他闭上了双眸。
等少年再度睁眼,已经是日上三竿了。 这里没有想象中的阳光,没有什么舒适的环境。这里很黑,很暗,伸手不见五指。伤口虽是愈合,但衣服还是老样子的。少年想起身活动活动胫骨,没想到的是咔哒一声,脚上的铁链把他从理想拉回了现实。少年秀气的眉头皱了皱,只好坐下来整理思绪。外面不适宜的传来了说话声,门也随之打开。刺眼的光射进房间,少年不得不抬起手臂遮挡光线。过了几秒他放下手臂,瞧见门口来的小姑娘。再眯眼细细打量这位矮矮的小姑娘,她有一头红色的双马尾,戴着副眼镜,手上的书一闪一闪的,书上似乎还有个眼睛。还没来得及观察更多,她便开了口:“嫂子!”
少年愣了两下,眨眨眼指指自己问到:“小姑娘,你是在说我吗?”
“是呀要不然这里除了你还有谁?”
“姑娘,我并不是你口中的嫂子。还有,这是哪里?”少年心不在焉的问道,手中只顾借光解开脚下的碍物。
“cheetah。”
cheetah?少年心生疑惑,刚想继续问下去,就被鞋跟敲在地上的声音打断了。又是一位红发进来了,薄唇轻启,他对着坐着的人介绍起来:“这里是cheetah,我叫韩信,她安琪拉。而你赵云,已经是我们囚犯,”他打开终端给赵云看他的通缉令“你的通缉令还是你们组织发出来的,你们这eagle还真是没多大本事啊,抓个人都抓不到。不是吗,云?”语毕,韩信挑起眉毛。赵云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打开自己的终端端详着那人。确定他是要暗杀的那人,手反到背后想抽出暗器,可什么都没摸找。韩信早已察觉到他的动作,冷哼一声:“既然是在我的组织你认为你会有机会吗。”赵云没说话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伴随着安琪拉的一声惊叹,他已经把袖刀架在了韩信脖子上。“在任何时候说一位杀手没机会是不可能的,梅。”
“噢,是吗?”韩信似乎心情大好,眯着眼笑“那你的第二次命可是我给的。”
赵云哽住了,他没想到组织假戏真做。组织想除掉他,可他竟然还傻傻的为他们卖命。韩信撇了眼赵云,见他呆住,也不疑迟,一个反身就抢过刀扔到一旁,顺势拉住那人手腕。
“你还想杀你的救命恩人?”韩信似乎有点不悦。
赵云甩开那人的手,缓缓开口:“那你为什么不趁机杀了我交差。”
“因为我喜欢你啊”
没有多余的话语,没有多余的解释,有的只有真情实意。
“从见到你第一面我就喜欢上了你”
赵云笑了,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不认识的人笑。韩信觉得他的笑是那么的美,像是那寒冷冬日里的第一缕阳光,也像是那春色恼人的月,他更是他的心尖人。
“可我对你没感。”赵云嘴唇张张合合,说出这样的话。
韩信有点懵,即使是杀人不眨眼的他在这时也是杵在那一动不动。他没想过他鼓起勇气的第一次告白失败了,更可怕的是眼前这位头系丝带的男儿对他无感。韩信只能无奈,勾起笑意弧度轻轻摇头坐到房间沙发上复阖眸养神。赵云见那人没话便想与安琪拉谈谈,却发现那人已经开灯关门溜了。他瞧着韩信双手交叠撑着下颚,手肘撑在大腿,微垂头像是进入睡眠状态。赵云觉着站的孤寂,只好轻咳两声发出声响。韩信听见动静饶有兴致正起身子抬头,眯眼看着那人躲躲闪闪的眼神。
“咳…”
“怎么,反悔了没。准备来求你的救命恩人了?”
赵云支吾着,答:“没,只不过喜欢你也不是不行…”说到这,他停了下“但请你先把信息素收起来?”韩信听了倒是好笑,眯眼瞧着那人。
赵云看着信息素不但没减反而增多,有些喘不过气来。正当他思考对策时,韩信起身就把赵云打横抱起走进浴室,扔下一句:“别动,我发情。”赵云看人不打算把自己放下,就硬生生从舒适怀里挣脱出来站在旁边。“我有抑制剂,等着。”赵云从兜里翻翻找找,找出一针管的抑制剂。他二话不说,一把扎进韩信手臂。韩信轻轻皱眉,没一会就舒展开来。他斜倚靠坐浴缸边沿,眯眼任他动作。“抑制剂么……”
腕上刺破感觉轻微延着手臂向上,常年练枪倒是未觉有多疼,仅是体内燥火压下去意味,撑头思索半响等抑制剂注射完抽出,丢进门旁垃圾桶,另一手顺着再次搂住人细腰,下颚搁在人颈窝出佯装蹙眉。
“嗯……发情期是过了,可我还难受的紧怎么办。”
“要不,你帮我解了?”
戏谑瞅眼人反应,遂同入了半满水浴缸撑头俯压其上看着。赵云感觉不悦,随应。
“自己解决。”
“自己解决?”
“你……不就是很好的人选么。”
韩信盯着人上下阖动水灵唇瓣心念稍动旋即俯身唇角微挑贴紧,舌尖轻剐蹭人上下肉壁随即寻那人舌。他左手撑缸右手划过人颈下锁骨微打圈儿后解衣领纽扣,往其腹下滑去松了人腰带随手扬扔浴缸边上专搁衣物栏架,右膝轻挪至那人两腿间处,固定这姿势不让其换了。
“让开……”赵云羞红了脸,推人胸膛。
“那不就可惜了吗?”韩信笑着咬着身下人耳朵道。